当前位置:首页 > > 专家介绍

林在贯(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

来源:    时间:2015-07-24    已阅读6875次


  院顾问总工,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陕西省优秀共产党员专家,“百名精英”老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国家特许注册土木工程师(岩土) ,国际滑坡联合会“伐内斯”奖获得者。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ASCE)终身会员,国际工程地质协会(IAEG)会员,国际岩土力学学会(ISRM)会员和国际土力学与岩土工程学会(ISSMGE)会员。精通英语和法语,熟练使用日语和俄语。


林在贯大师光辉足迹

童年里的战争 战争中的学习

林在贯,1928年7月出生于浙江宁波,祖籍福建,1934年迁至上海居住在原法租界,这里为他提供了乱世里短暂的安定。1932年,淞沪会战打响,那时的他已有了记忆,蔡廷锴、蒋光鼐等抗日将领成了孩童时代的他耳熟能详的人物。

1937年,当他上三年级的时候,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上海“八·一三事变”爆发。这时,林在贯大师因居住在法租界,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战争影响,但还是因为战争给孩童时代的他蒙上了阴影。“就在我们北边,一大片火光、不停地枪响,不知道有多少老百姓遭殃啊,子弹是不长眼的。”林老说,那时候自己刚能读通报纸,因为战争也不能好好上学,天天关注报纸,最后知道日军占领了上海,尽管没有进入法租界,但心情还是很沉闷。他说:“就是感觉亡国了,心里又恨又急却毫无办法,只能是关注。”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以后占领了法租界,这一天发布的报纸,林老到现在还能清晰地记着:“在上海的美国炮舰被击沉,运输舰投降”。从此,林在贯大师所在的华童公学不能再以中文英文或法文教学,还要学习日文。据林老自己讲,他小的时候是非常好学的,尤其对语言方面感兴趣,学习法语就很快能入门。但却对日语特别反感,怎么也学不会,甚至到后来教日语的老师都央求他们:“起码要学点,能应付过检查去啊。”

虽然世态不稳,身为银行职员的父亲对林在贯大师的学习还是非常重视的,尽管他的学业中途曾经因为各种原因中断,最终却坚持了下来,并且掌握了几种语言,这为后来他的求学、工作都做足了铺垫。

时代提供了机遇 努力促成了发展

1948年,林在贯大师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六所大学,他最终选择了就读山东大学。结果第一个学期还没结束的时候,家里立催他回去,无奈之下,他的第一次大学之旅算是夭折了。但他没有放弃,回到上海,他还想伺机再考大学,然而这时插班大学成了问题,因为好多学校以开学半年为由不收。这时,他的闯劲再次突显,独身一人去找了当时一所法国办的学校教务长,用法语交谈,表示要插班读书。这名法籍教务长比较开明,认为他肯定能赶上课程,允许了他在此插班。

第二年,林在贯大师再次考取了当时的交通大学唐山工学院(现西南交通大学),在他之前曾有茅以升、林同炎、竺可桢等老一辈国际著名专家学者从这里走出。他最初来此读书的愿望是“听说了解放区好多感人的故事”,所以决定“一定要北上,那个时候就有个念头,北方一定比南方好。”1952年,林在贯大师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建筑工程部中央设计院。

1953年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了,林在贯大师还没有来得及体味从学生到工作者的转变,便已经投身到了如火如荼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当时他参加了大部分北京的重点工程的勘察设计,例如四部一会弱基、新北京饭店的勘察设计等。1955年初,国家准备成立综合勘察院西北分院,林在贯大师是派来的筹备人之一。西北分院建成后,他以地质队副队长的身份留了下来。他在工作中最大的特点就是,遇到困难总是去努力,去想办法,直到最后解决。那个时候跟苏联专家们打交道比较多,他又开始钻研俄语。一开始看俄语资料,一个多小时查着字典还只能看半页,但他就是乐此不疲地做着,渐渐地他陪苏联专家出差不但是助手,还能当翻译了。他还参与编写了多种语言工具书,并是日本出版的五国语言防灾科技辞书的总校阅人。即便80多岁时,林在贯大师除了能熟练运用英语之外,还可以运用法语、俄语、日语等语言看资料,甚至写作。

1983年2月至11月,林在贯大师按照建设部的安排赴美进修,担任美国咨询公司高级工程师,其任务是学习国际工程建设领域工程勘察专业先进的经验和做法。在美进修期间,由于业绩突出,美方多次劝说挽留,他不为所动,按时回国。回国后,林在贯大师根据自己的所学和工程实践经验,坚持推行岩土工程学科和技术工作体制,撰写有关论文20余篇,为政府主管部门拟文数次,制定岩土工程技术标准4部,培训3000余人次,使岩土工程作为土木工程的分支地位得以确立。同时,他也是我国建立注册岩土工程师考试制度的主要推动者和实践者,为我国岩土工程体制的建立与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

林在贯大师对自己工作上的贡献只用了草草四个字来评价,“还过得去”,而以下这些工程的名字却都与他有着密切的关系:马列学院(今中央党校)软基,洛阳拖拉机厂黄土地基,核901定址,陕西省人民政府大楼新旧基础复合套用,旧金山国际机场软土治理,加州海华德滑坡降水增稳,临潼骊山滑坡(中日合作)研究治理,012基地膨胀土处理、断层对策与滑坡群治理,067基地改址决策,5401工程滑坡及时迁避,海口华锦园双高层桩基岩溶发现,西安康城花园浐灞地区高层建筑(27层)天然地基的成功采用,西安众多21~29层高层建筑CFG桩复合地基的成功采用,陕北、关中地区多起饱和土在设桩过程中强度丧失现象的正确判解和成功处理,以及对西安地裂缝“活动”的早期正确判解等,这些工程均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在80岁高龄之际,林在贯大师仍参与主持了西安地铁、西安火车北客站等国家、省市重点项目的建设。

迄今,他共获得国家或省部科技进步奖7项,其中《湿陷性黄土地基建筑特性分区、评价标准及设计措施研究》《工程地质全液压多功能钻机研制》《膨胀土地基勘察设计方法研究》等获国家科技奖。获国家优秀工程勘察奖6项,省部级优秀工程勘察奖42项,其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165所抱龙峪火箭发动机试验基地岩土工程勘察及高边坡治理设计”获全国优秀工程勘察金奖、“钟鼓楼广场岩土工程勘察、降水及监测”获全国优秀勘察银奖,“陕西省游泳馆工程”获全国优秀勘察铜奖。201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滑坡联合会授予“伐内斯”奖。著有论文近百篇,其中30余篇在国际重要刊物上登载或在国际会议上做特邀报告、主题报告。著书多部,例如:《工业与民用建筑工程地质勘察》《黄土结构与物理力学性质》《岩土工程手册》《(日、英、法、中、西)多国语防灾用语词典(日本京都大学出版社)》《俄、法、中土木工程词典》等。参与了《湿陷性黄土地区建筑规范》《岩土工程勘察规范》《岩土工程名词术语标准》《地下铁道、轻轨交通岩土工程勘察规范》等40多种相关技术的立法、国家或地方标准的编制,为行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60余年来,林在贯大师结合工程实践进行黄土工程性质研究从未间断,主要有以下发现和成就:发现土的湿陷系数因压力大小而变并与地貌有关,通过大规模原位试验在陕西关中地区首次发现严重的黄土自重湿陷的存在,发现自重湿陷量与浸水试坑尺寸有密切关系,研究了湿陷起始压力的测定方法,确定了划分湿陷与非湿陷的界限指标值,发现了黄土在浸水时显示湿陷的压力遵循因年代而增大的规律和深层黄土也会自重湿陷的事实,揭示了原认为只适用于新黄土的黄土工程地质分区也适用于深层黄土等。这些成就在历版湿陷性黄土地区建筑规范中得到反映,有效地指导了工程实践与科研,被国际同行专家誉为世界级水平。这又岂是“还过得去”四字了得呢?

在工程实践的同时,林在贯大师十分关注葡京集团娱乐网站技术质量水平的提高和青年人才的培养,积极参与公益事业。60余年来,他对主持参与的每一项工程都是严格要求,一丝不苟,不放过每一个问题,他也这样要求身边的技术人员。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技术是我们发展之源,质量是我们生存之本,只有不断提高技术质量水平,才能使葡京集团娱乐网站做大做强,才能无愧于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院科学技术委员会成立后,只要遇到技术攻关和难题探讨,他一定到场,和大家一起反复讨论,认真研究并给与指导,极大地促进了院技术质量水平的提高。在青年人才的培养上,他从来都是来者不拒,认真指导,耐心解释并经常为他们做学术报告。2008年汶川地震后,他不顾年事已高,积极支援灾区恢复重建工作。

林在贯大师在行业内影响巨大,他曾担任的社会职务有:中科院黄土与第四纪实验室学术委员,全国湿陷性黄土工程标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顾问,国际土力学岩土工程学会委员,中日滑坡会议中方副主席,中国建筑学会土力学会与基础工程分会委员,全国勘察设计注册工程师管理委员会命题评分专家,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终身会员,国际工程地质与环境地质协会会员,国际土力学与岩土工程学会会员等。

林在贯大师的一生,善于学习,勤于钻研,是勤奋、好学的光辉典范,在年轻一代技术人员中树起了一面伟大旗帜,他既是岩土行业的引领者和奠基者,也是缔造者和践行者,他崇尚知识,热爱科学,像一位执着的掘井人,日夜不知疲倦地挖掘知识的宝库,终于创造了他人生的一个个辉煌,攀登上了科学知识的高峰。

他一生视事业重如山,对科学知识孜孜以求,长期不懈的学习、钻研和实践,使他在岩土工程领域硕果累累,在国内外享有极高的声誉,对我国乃至世界的勘察事业做出了贡献,极大地提高了葡京集团娱乐网站知名度,为加快葡京集团娱乐网站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